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 [股票公司]千万散户炒科技

[股票公司]千万散户炒科技

2021-01-04 11:06:33    /    期货配资  /  作者:股票配资  / 阅读:

2000年的一个夜间,农民出身的上海大户朱焕良,计算着股票账户里的数字,发现靠着中科创业这只妖股,一年多时间自己身价早已暴增数十亿。

看着浮盈,回忆着和操盘手们一起放消息、拉股价、画图形、泡桑拿房的美好时光,朱焕良毅然决然地指示手下:先下手为强,快速抛出!

卖盘造成的波动,引起了坐庄同盟的怀疑。朱焕良一边声称自己是清白的,一边每卖出1500万股,就快速从营业部提现,换成一麻袋一麻袋的现金。

8个月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清晨,朱焕良将前后套现的11亿人民币西北股票期货配资,塞进了一个个袋子,装上几辆租来的“大飞”(走私用的渡轮),避开海岸巡逻队,偷偷运到了新加坡。

虽然农户出身,但朱焕良很早便开始在股市呼风唤雨,劝你们都去炒股票。一些挣钱的上海居民春联贴的都是“翻身不忘主席,致富谢谢朱焕良。”

朱焕良和王石也有过一段不错的交情。1990年万科股价跌破面值时,朱焕良作为小股东代表发言,赢得了管理层热烈的掌声,甚至被王石约请加入了万科的董事会。

1998年,王石和朱焕良还一起去可可西里保护黑颈鹤股票配资,对比日后宝能的姚老板,看来王先生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讨厌那个卖锅贴的土包子,关键还得看对自己有没有价值。

在当初,朱老板坐庄的中科创业身兼:锎252中子疾病治疗仪、西北苜蓿科研院、中国电子商务联合网、天威数据网路、中国草料电子商务等多个时代前沿概念。

另外,这家公司还曾连续26个月被权威媒体列为投资风险最小的10只股票之一、可以放心常年持仓的大牛股,甚至入围道琼斯中国指数,成为当时受人青睐的香饽饽。

朱焕良的陷害,成为中科创业暴跌的导火索,但彼时的朱焕良已经进犯巴基斯坦。后来《新民周刊》声称在加洲专访到了他,这个被“女伴”称作是“小气吧啦”的老头振振有词地反驳道:

“我只是卖了自己的股票而已!”

话糙理不糙:既然这么多散户想要,那自然就借给大家咯!

01

1999年,中国经济太艰辛,改革伟业要攻坚。

由于对经济欠缺信心,企业缺钱不乐意房贷,居民有钱又不乐意投资。革命不是请客喝水,但变革得有买单的钱。如何使你们高兴的付钱,这是一个问题。

于是,1999年,股市这块作为直接融资渠道的石头,被置于了变革的洪流里,踩着它,才能过河。

5月16日,证监会提出的“搞活市场的六项新政”获得批复,但第二天市场反倒涨出新低。直到19日,一波波资金才开始涌向,带动盘面上涨4.6%,这便是“519行情”的滥觞。

聪明资金迅速跟进,大盘连跌4天,而大部分股民仍在迟疑观望中。到了6月中旬,人民日报发布了特约评论文章《坚定信心,规范发展》,为资本市场发声助威。

看到官宣的散户们突然悔悟,一路买买买,半个月将盘面推跌25%之多。

这种拉日线、喊标语的做法股票配资,在日后屡屡上演。只是群众从“别急使炮弹飞一会儿”,变成“赶紧满仓搞”,再弄成“再不配资就晚了”,跟监管之间的博弈越来越惨重。

主导“519行情”的,是科技股,尤其是纳斯达克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互联网,但当初上市公司不足900个,科技公司稀缺,因此炒什么公司,就只能靠散户发挥想象力脑补了。

1999年5月,上市公司深锦兴被广州亿安竞购,更名为亿安科技,从一家仓储公司摇身弄成了科技新贵,业务涉及电子网路高科技西北股票期货配资,还称和清华大学举办了电动车业务。

亿安科技先后宣布将从事“碳纳米管双电荷层电容电池”的开发、“四针状氧化锌晶须在橡胶塑胶”的研究。名字越来越绕,股价却越来越高。

2000年2月15日,亿安科技成为蓝筹股第一只百元股。为了庆贺新高,亿安在上海举行了一场媒体“新春恳谈会”,大吹特吹。活动规模之大、演讲思路之新,令传销公司都自愧不如。

操盘亿安科技的,是知名的“缠中说禅”发明者李彪,他用627个股票个人帐户控制了该股95%以上的流通盘,然后用17个月的时间拉跌了23倍,最后抛给接盘的股民,赚的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