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 炒股配资公司 高杠杆下致命圈套

炒股配资公司 高杠杆下致命圈套

2020-10-14 11:06:43    /    期货配资  /  作者:股票配资  / 阅读:

高杠杆诱惑:

10万元可操作110万元的股票账户。

高风险后果:

如果爆仓,还需支付远超社会平均水平的高利率。

“光大证券出事这天,IF1309一瞬间反弹49个点,行情很快了,根本来不及平仓,我的帐户还是用配资公司的,虽然当时只开了3手空单,还是一下子就爆仓了,自己那5万亏了不算,还得给配资公司利息”,有着近十年股票投资经验的刘大祥(化名)近日向《金融投资报》记者大倒苦水。

据了解,目前成都市显存在大量向散户、期民出借资金,从而获得高额月息的配资公司。一旦通过配资公司融入资金,不仅将面临高额的月息的压力,同时高杠杆作用下投资风险更是大幅扩大。分析人士强调,通过配资可将投资者的自有资金最高放大到10倍,即自有10万,最多可操作110万的股票账户,若满仓操作只须要一个跌停板股票配资,就意味着血本无归同时还倒欠配资公司1万元。

利率高:年利率水平高达36%

为进一步查证目前配资公司情况,记者26日以配资为由拨打了网上一家名为“洪鼎投资”的公司电话,当记者表示自己是一名职业证券炒手后,对方语调立即显得热情上去,“您如今自有资金有多少?想要配多少资金?我们最多可提供您自有资金的10倍。”在记者表示想要到公司详细了解后,对方非常爽快地告知了公司地址。

按提供的公司地址,记者来到了成都东大街东方广场B座。从外部看,这更象是一家普通的业主,公司大门紧锁,唯一能看出是一家公司的,只有旁边的“金桥大通上海分公司”的招牌,但名子并非“洪鼎投资”,记者再度确认无误后方步入公司。

在记者表示自有5万元资金,想做期指证券但苦于钱不够时,该公司工作人员田小姐(化名)立刻将记者请进了顾客室,并说道:“就算您只有1万资金,也能做股指,我们可以配给您10万元资金,这样帐户里11万就可以买卖一手期指证券了,不过须要您将资金先打到我们公司指定的建行帐户上,并使用我们公司提供的证券帐户。”

经田小姐后告知后,记者提出了疑惑:“我习惯使用博弈大师软件下单,如果使用大家公司的帐户,还能用这款软件么?”田小姐立即保证,“公司现有的证券帐户好多,包括申万、国金、东兴等多家证券公司。就算这几家没有,我们也能给您找到有这款软件的证券公司账户。”当记者向其索取协议样本和宣传材料时,田小姐则变得提防上去,“没有材料,合同也没复印,您有需求,我们提供资金,这就够了。”

当记者问及配资费用时田小妹表示,付息方法非常灵活,可以按日算,也可以按周算和按月算,若按一个月算,每个月的月息为出借资金的3%,但在对方配给的资金到位后,便需立即支付当月的月息。记者表示还需再考虑下,借故离开了这家公司。

记者据田小姐提供的数据计算,仅将单月月息叠加,其年利率仍高达36%,远远超出了目前社会上的平均利率水平。

明着干:比前两年更为疯狂

“现在配资公司太狂妄了,连未来大楼里都是配资公司的广告,前两年还晓得遮掩,毕竟这东西不是啥正经营生,现在几乎就是明着干了,比前两年还疯狂。”海通期货新乡营业部顾客总监王普(化名)向记者这样说道。

据了解,早在2011年7月,证监会便曾下发《关于防范证券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要求各地证监局强化监管,同时证券公司方面应严格执行实名开户制度,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配资业务。然而,记者发觉,期货公司同配资公司的合作关系却一直未停止,只是显得愈发隐蔽,而相关监管部门对此也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心态。

中粮期货成都营业部李莹(化名)表示,目前证券圈内通过配资进行交易的顾客,以期指证券居多,因现执行的期指证券投资门槛较高,所以好多达不到入市标准的投资者,便会借用配资公司的股指帐户进行交易,考虑到正式上市的国债证券将采取同期指证券相类似的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未来一段时间,配资公司很可能会批量申请国债证券的交易帐户。

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公司人士表示,目前国外证券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但市场资金量确实有限,一直保持在2000亿元左右;同时,保证金多集中在小型证券公司手中,中小公司生存空间不断压缩,为了角逐保证金和收益,中小公司不得不铤而走险同配资公司合作,甚至有证券公司由总部牵头做配资。当记者问及具体是哪家公司时,该人士表示不便透漏。

藏门道:清理配资账户难度大

据了解,虽然目前每家期货公司和证券公司均有一定配资账户存在,但核查这类配资账户则变得难度较大。

一位在期货公司从事对帐工作的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使用别人帐户交易的情况好多期货配资陷阱,若进行整治,只能向开户人确认是否其本人交易,但若果开户人同配资公司之间存在利益关系并矢口否认,因此,确认其帐户是否存在配资交易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业内人士强调,配资公司的存在,大大增加了投资者在金融市场的存活周期,将其称为股民的“终结者”也不足为过。投资者在不具备相应风险抵抗能力的前提下,配资公司为其提供10倍的资金,高杠杆作用为投资者提供了获得超额收益的可能;然而,当遭到巨亏时,在资金放大的作用下,损失常常是投资者不能承受的。同时,对于原就采用了保证金交易的证券来讲,部分品种若在保证金交易的基础上再放大10倍,则相当于1块钱可以买卖100块钱的货物,其风险不言而喻。

中国国际期货顾客总监孙某也向记者表示,前两年除交纳月息获利以外,配资公司还在证券公司手续费的基础上,按成交金额的一定比列额外缴纳手续费获利。但近两年来,配资公司慢慢倾向于只缴纳月息,配资公司在同证券公司交涉时,会刻意抬高其手续费标准,以吸引更多顾客,这就造成证券公司手续费标准越来越低,整体行业赢利能力不断增长。

■采访后记

游走在市场监管灰色地带的“吸血鬼”

《金融投资报》记者调查后发觉,目前配资公司多是打着投资公司、投资管理公司和投资咨询公司的幌子创立,其自身并不具备资金出借的资质。以坐落天府广场附近的申穆投资为例,成都工商局登记的该公司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企业管理咨询、企业营销企划、商务信息咨询”等,而记者实地调查后发觉,该公司在提供配资服务。

《证券法》第八十条明晰规定“禁止法人出借自己或则别人的期货帐户”,而配资公司却将其把握的股票期货帐户出卖给顾客使用,同时还通过出借资金并缴纳月息获利,那么这是否构成违规和赶超经营范围呢?

据北京致高守民律师事务所刘律师介绍,实际上,配资公司是打了个擦边球,由于在签署配资合同时,并不是以配资公司的名义签署的,而是以公司负责人或其亲友的个人名义签署的期货配资陷阱,这样便属于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股票配资,按照协议规定资金借入方向出贷方定期支付利润并不构成违规。同时,配资公司只是饰演了中介和借贷担保方的角色,并不涉及整个资金和帐户出借的过程,这样便成功绕开了相关法律和法规的限制。

针对是否赶超经营范围,成都市工商局法制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首先要对公司进行实地调查,以此确定公司超越经营范围的情况是否属实,认定后会依照相关法规确定其主管部门,若涉及到其他部门便会将案件移交。这里便存在一个案件定性的问题,该怎么确定配资公司主管部门。上述工作人员则觉得,既然投资到股票和证券金融市场上,那么则应由证监会进行监管。

四川省证监局办公室副主任吴伟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证监局的主要监管对象为重庆辖区内的各家上市公司、证券公司和证券公司,投资者通过配资公司融资进行股票和期货交易,属投资者个人的借贷行为,对此证监局并无相应的监管权利。

吴伟还表示,通过配资交易投资者的风险常常很难掌控,并号召广大投资者在进行金融投资时应量力而行,切不可忽略配资存在的巨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