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配资平台 > 杭州民警出手了!3天,315人被抓

杭州民警出手了!3天,315人被抓

2020-10-09 19:10:07    /    配资平台  /  作者:股票配资  / 阅读:

为有力严打突出违规犯罪、维护社会稳定,全力护航北京疫情防治和开工复产工作,4月13日至15日,杭州市公安局组织全市公安机关举办了以推进深化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严厉严打涉疫情等当前突出违规犯罪为主题的“飓风21号”统一行动。

行动中,杭州市公安机关在前期线索排摸和周密侦查的工作基础上,对27个重点犯罪团伙组织举办集中收网行动,共查获涉案违规犯罪嫌疑人315人。

疫情防治阻击战打响以来,杭州市公安机关仍然坚持一手抓防治疫情,一手抓平安稳定,聚焦公安机关严打犯罪主责主业,按照“精准智控”的工作策略,突出保障民生导向,突出严打工作重点,对严重侵犯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群众深恶痛绝的黑恶势力、电信网路盗窃、盗抢骗、黄赌毒、环食药等违规犯罪,实行精确研判、精准严打,迅速掀起严打攻势,为竭力推动疫情防治和保障开工复产营造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

杭州民警将继续坚持一手抓常态化疫情防治,一手抓严打违规犯罪,坚决维护我省社会治安平稳有序。同时,敦促各种违规犯罪潜逃人员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厚实处理。

1

杭州公安查获一特大荐股盗窃团伙案

专业的炒股术语,精准的行情剖析,当好多投资者看见那些推荐股票的“老师”们总是蠢蠢欲动,而冲值投资后,结果却承受巨大巨亏。这不是“天上掉馅饼”,而是骗局借助推荐股票进行盗窃的套路。近日,杭州公安在“飓风21号”集中行动中,出动480余名警力,打掉了一个涉嫌以推荐股票形式(“杀猪盘”)实施盗窃的犯罪团伙。

网络图片

充值4万元一个月“亏损”38000

4月11日上午9时许,周先生(化名)到余杭分局良渚派出所报案称:其从3月3日以来,经同学“小范”介绍,下载了一款炒股软件,并根据对方指示在平台进行注册及操作。其间,先后冲值4万元进行炒股,至今已巨亏38000元。

周先生老家在安徽,来萧山工作有十多年,平时闲来就爱炒股,说起来也有几年的炒股经验。近来,在股友的推荐下添加了一名陌陌名称叫“小范”的好友,对方称有非常的炒股平台能助其获得很大利润。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周先生添加了“小范”的陌陌。“小范”告诉周先生,这个炒股软件是有国家认证资质的,但比通常的股票交易平台更快捷更具优势,投资人充钱到平台后,就可使用杠杆进行炒股,最多有10倍的杠杆,也就是说,充值1万元实际可以操作的金额是10万元,此外,平台可以持仓过夜,还能强行平仓,例如够买的一支股票跌了70%后,系统会强制平仓,自行把股票卖出,期间只缴纳相应的手续费即可。

“小范”拿出了“资质证明”,用专业的炒股术语经常分享给周先生一些股市信息,对股市走势也剖析得头头是道,趋于平台的优势,周先生心动了,满满放下了提防之心。

3月3日,周先生总算下定决心,根据“小范”的指示,在炒股软件APP上实名认证绑定了帐户,随后进行冲值。没想到一番操作过后便小有盈利。随后,“小范”诱导周先生趁热打铁,加大冲值金额,以获取更大利益。几番买卖交易出来,周先生之前赢利转负,还屡次巨亏,加上手续费共计巨亏38000元。

跟着专家走

2天时间8000元打水漂

4月10日,家住余杭的小陈来到了西湖分局刑侦大队,在接到警察的电话之前,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受骗了。原来在今年年末,小陈接到了一个推销电话,对方自诩是某证券公司的合作伙伴,目前公司有一款炒股软件可以无门槛配资,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加个陌陌详聊。小陈从事IT行业,平时也在炒股投资,一听这款炒股软件没有资金门槛就加了对方陌陌。

对方说自己姓金,是公司的业务总监。之后,金某相继发来一些图片,证明这款股票软件是有国家资质的合法软件。一开始小陈还有点怀疑,上网去查过对方所说的证券公司的名子,结果查下来真的是正规的公司。在初步取得小陈信任后,金某又开始介绍这款软件有很多优势,比如交易时间灵活,股票当天买进当日才能卖出,还能无门槛进行杠杆配资,从而扩大赢利。

炒股的人都晓得,在我国的证券市场中,实行的是T+1交易机制,当天建仓的股票在当日是难以卖出的,更别说使你随便加强杠杆配资炒股了。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可以随便买卖,并且1万块当10万块投资用,对于小陈来说不免心动。

网络图片

“全球金价大跌,相关石油制品版块可能迎来利空,建议关注某甲股票”、“某某顾客用1万资金进行了10倍配资,结果一口气挣了3万元”,金某隔三差五就会发送一些股票信息以及一些平台客户赢利的截图给小陈,不断逼迫小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最终小陈根据金某的指引下载了软件,并且添加了金某介绍的专业荐股专家的陌陌。

在专家的指引下,刚冲值3000元试水的小陈就被套牢了,但是专家却胸有成竹地劝小陈继续冲值建仓杭州警方查获股票配资平台,后期一定能翻盘赢利。结果可想而知,小陈在向平台中又冲值了5000元后仍然是巨亏的,短短三天时间里,小陈冲值的8000元就这样打了水漂。而这一切,小陈还以为只是自己运气不佳,是一次投资失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虽然身陷了一个骗子。直到公安警察打电话,让他来报警,他才明白自己居然受骗了。

出动480余名警力摧毁13个荐股盗窃团伙2020年1月15日,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到线索,有多个结伙以投资股票为名施行盗窃犯罪活动。

掌握相关线索后,市局刑侦支队立刻组织西湖、余杭两地公安精干警力组建专案组,对案件展开调查工作。

经持续剖析研判和走访调查,民警发觉这个炒股平台由北京某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该公司伪造专业资质吸引大量投资者进行投资,通过后台操作限制出金、锁仓等方式,造成投资者巨亏因而谋取利益,下面有分布在不同地方的多家代理商为其拉拢投资者。

在摸透该结伙的组织构架和人员情况后,4月13日,西湖、余杭两地民警选派480余名警力,分成13个小组,在西湖、余杭、拱墅等地对嫌疑人施行拘捕,捣毁13个盗窃团伙,当场查获以尤某甲、黄某某、陆某等上百名犯罪嫌疑人,现场查扣大量笔记本、手机、银行卡等作案物品。

只有顾客亏钱公司才能挣钱经查,该炒股盗窃平台从2019年初经营至今,没有任何资质,不仅攫取各种手续费,并且还可以通过技术对投资者的买卖进行操作,让投资者巨亏。很多投资者出于投机心理,看重该平台的配资杠杆和灵活买卖而受骗,实际上投资者操作的是一个虚拟盘,充值进去的钱并未步入股市,而是直接进了该平台的帐户,“杀猪盘”就这样形成了。只有使顾客亏钱了,公司才能挣钱。

据犯罪嫌疑人陆某交待,他是去年12月份加入其中一家代理公司的,后来成为该代理公司的负责人。陆某说,因为公司给她们的工资就是月薪加提成,这个提成就是按顾客亏损额的一定比列核算的。平台除了缴纳顾客一定比列的交易手续费,还规定资金留过夜,加收千分之三的“留仓费”。

为了使顾客投进平台的钱尽早的“亏”在上面,公司除了所谓的股票大师尽量推一些烂股,还制订了巨亏到一定的比列强制平仓、每周五强制平仓等规定,提前结束投资者本次投资,造成事实上的巨亏。碰到少数投资者买的股票涨的,公司就会通过冻结帐户的方式,让投资者未能提现,并尽量的逼迫顾客继续投资,直到顾客亏钱为止。这样,公司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挣顾客的钱。

据悉,公安机关已初步核实受害人受骗资金2000余万元。目前,该公司法人尤某等83人已被依法采取民事强制举措,案件进一步侦办中。

2

江干公安抓获一“套路贷”犯罪团伙

“套路贷”是现在社会的一大毒瘤,多少家庭因陷入套路囵圄而家破人亡杭州警方查获股票配资平台,一些受害人因而患上心理疾患,一些受害人不堪重负而走上极端...那些如同亡魂通常的犯人,为一己私利不断地蚕食着他的猎物,直至一无所有。近年来,杭州公安重拳出击,严厉严打的“套路贷”犯罪。

2019年6月25日,江干分局在侦查中发觉,“畅快车贷”公司杭州分公司涉嫌“套路贷”犯罪行为。分局立刻创立专案小组进行侦查,通过6个月的侦查,于2019年12月举办首次追捕,将以方某为首的“畅快车贷”团伙(共计5人)抓获。

2020年4月13日,在杭州市公安局统一指挥下,江干大队分组抵达广州、台州、安徽黄山等地,开展第二次统一搜捕行动,抓获7名犯罪嫌疑人,查获被扣汽车锁匙数百把,虚高欠款协议200余份,发现被非法扣留汽车数十辆,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元。

经调查发觉,“畅快车贷”公司杭州分公司与2015年至2019年11月期间,以方某为首的十余名业务员,以订立虚高协议,制作虚高建行流水股票配资,收取高额服务费、杂费及风险保证金的方法,欺骗借款人资金,另外还以拖车、诉讼等软暴力手段,迫使借款人支付高额违约金,有百余名受害人,被迫变卖汽车支付货款。

该犯罪团伙涉嫌诈骗罪、敲诈勒索罪。专案小组一方面从公司社保、工商登记、资金流水等多个维度举办外围调查,另一方面依照公司资金流水、110报案记录、法院诉讼记录等,摸排找寻被害对象。现阶段已有50余名受害人到我局制做口供,涉案金额已达300余万元。

目前,方某、高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民事强制举措,案件正在进一步代办中。

3

萧山大队打掉一跨省毒品网路

4月10日凌晨6点,萧山义桥一残破的农村住宅里,一扇大门被“嘭”的一脚踢倒!几道黑影迅速闪入,一名睡眼惺忪的女子被迅速控制住!经过搜查,数十克贩毒被找到!

至此,萧山“毒枭”方某被生擒。而其上下家共32人组成的跨省毒品网路,也在富阳民警随即的行动中被一网打尽。

今年3月初,杭州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向萧山分局下发了余杭籍方姓女子曾到湖南邵阳市订购可卡因用于走私的线索,萧山大队高度注重,迅速组建由禁毒支队牵头相关大队组成的专案组,多警种联动举办案件侦查。

经专案组进一步侦查发觉,犯罪嫌疑人方某今年2月份以来多次雇用海参车司机胡某开车抵达四川,向上家张某某订购可卡因毒品和海洛因,然后运回上虞进行走私。

专案组顺藤摸瓜,又先后锁定多名涉案人员,深挖出一条完整的毒品网路。在杭州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指导下,4月10日凌晨开始,专案组调集余杭大队150余名警力,在湖南省邵阳市、萧山区、余杭区、桐庐县、富阳区、建德县、钱塘新区、滨江区等地组织举办集中收网。截至目前,共抓捕涉案人员32名,缴获冰毒毒品39克、麻古30粒,成功捣毁一跨省毒品网路。

据方某落网后交待,其早年由于好奇和交友不慎而染上瘾君子,沉迷于涉毒无法自拔,造成家庭断裂,妻子距他而去,自己也多次由于涉毒被处理。去年底从强制隔离劳教所释放后,不乐意工作,也无其他经济来源,为了继续从前的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生活,他把眼神投向了毒品生意。

他轻率地以为疫情期间,警察都忙着对付疫情,没时间严打犯罪,不能错过“捞钱”好时机,于是高价雇用“黄鱼车”司机从之前认识的广东上家张某某处订购可卡因,为了快速销毒获利,其还多次主动向圈内人兜售。没想到的是,其毒品的一举一动全被民警把握,其和匪徒也最终身陷囹圄,等待她们的将是法律的惩处!

警方在此提示:毒品害人害己害家庭,毒品害处猛于虎,切勿以身试法。公安警察全年不打烊,切勿心存侥幸。任何吸毒违规犯罪,都将严厉严打!

4

上城大队顺利劝投逃亡三年的犯罪嫌疑人

2017年11月28日,上城大队对某央企总经理叶某勇涉嫌职务侵吞案件立案侦查,并于2018年5月17日对犯罪嫌疑人叶某勇批准刑事拘留并上网追逃,根据侦查发觉,叶某勇已通过非法途径出逃境外。

经侦查得悉叶某勇逃亡境外后,上城大队立刻启动预案,成立了孔磊副局长挂帅的“猎狐”追逃专案组,制定详细的工作计划,定期走访和约谈凶手家属,进行相应的新政法规宣传,讲明优劣关系。在追逃小组的不懈努力下,2019年12月25日,犯罪嫌疑人叶某勇主动来电,称其早已打消疑虑,目前在马来西亚某市,愿主动归国投案。

接到投案申请后,上城分局立即上报市局经侦支队,并通过省厅经侦总队层报公安部经侦局,联络驻华让使馆多次沟通,定于2020年1月31日启动叶某勇投案事宜,但受境内外新冠疫情影响,叶某勇投案被迫延迟。

3月份,随着国外疫情的逐渐减轻,鉴于犯罪嫌疑人叶某勇为央企高管涉嫌职务犯罪,尽早归案更有利于案件侦办,面对输入性疫情的或有风险,怎么解决警察出差和嫌疑人的安全保障成为了一大困局。为此,上城大队与上城区卫健委联系,并得到了专业部门大力支持,对新冠疫情防护以及居家隔离检测、防护服穿戴等进行了专题讲课,拟定了相应防治预案。一方面给犯罪嫌疑人叶某勇快件防护武器,要求在境外居家隔离每日检测温度,满足14天自我隔离要求;另一方面,对出差警察要求落实沿途防护要求,并提供了防护服、护目镜等专用武器,确保警察安全。

在完成相应的防疫学习,犯罪嫌疑人确认14天安全隔离届满,并已收到防护武器的情况下,我局立刻通过市局经侦支队层报省厅经侦总队,向云南省公安厅通报了相应情况,在四川民警的大力协作下,多次联系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及勐腊县公安局,在当地相关部门和境外民警的帮助下,由市局刑侦总队、上城分局经侦大队民警组成联合工作组,前往勐腊县公安局举办对接,最终敲定了投案时间以及人员移交形式。

4月10日移交当日,当地温度高达30多摄氏度,办案人员身穿防护服在户外没过几分钟就早已四肢浸湿,在勐腊县公安局的大力协助下,叶某敢于当日早晨向民警投案,并顺利完成人员移交。

至此,杭州公安“猎狐行动”再添战果,后期将加强对“猎狐”对象的追捕,争取尽快完成清零目标。在此,公安机关呼吁相关潜逃犯罪嫌疑人舍弃侥幸心理,从速主动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5

余杭分局剿灭一生产、销售“毒红毛丹”犯罪团伙

红毛丹,很多人都喜爱它的脆爽厚实和甜酸可口。但红毛丹的储存时间较短,常温条件下储存三天左右,时间一久暗红的果壳都会变黑,看起来太不新鲜,直接影响销售。为了延长红毛丹的“保鲜”期,一些无良小贩动起了歪脑筋。

近日,余杭大队在市局环食药支队指导下,抽调治安行动中队、仁和派出所等单位精干警力创立联合专案组,会同市场监管部门铲不仅一个专门从事非法生产、销售毒红毛丹的犯罪团伙。

经调查发觉,该犯罪团伙为了延长蔬果红毛丹的保鲜期,给红毛丹披上一层“毒外衣”,先后在余杭区仁和街道、良渚街道等地设置曝晒红毛丹的非法加工团伙。在团伙内股票配资,犯罪嫌疑人胡某、袁某等人将大批红毛丹曝晒在吨桶、水泥池内,并通过加入“电瓶水”(工业稀硫酸)、磷酸等物长时间曝晒,促使红毛丹的保鲜期最长可延长7日以上,而且外表仍然呈暗红透亮状。然后将经过非法曝晒的“毒红毛丹”销往各猕猴桃批发市场。

2019年12月31日,专案组通过线索排摸,一举抓获以犯罪嫌疑人胡某、袁某等人为首的非法产销“毒红毛丹”的犯罪团伙,现场抓获用于曝晒红毛丹的设备和原料,包括吨桶、水池、冰库和乙酸等。根据调查,该结伙从2017年12月至2019年年末,共生产、销售“毒红毛丹”数千箱,销售金额数百万元。

目前,该胡某、袁某等1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举措,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